不论是承载了IP的“外壳”,还是原原本本的原创剧,观众看的都是剧作背后所折射的现实生活——

目前,许多卫视在黄金时间段新播出的电视剧,或为出品多年后才播出的“压仓货”,内容题材出现一定的滞后,或为重播多次的老剧,不少观众已经观看多遍。那么,为何会有这种“新剧不新”的现象呢?

国产电视剧:从虚构IP到现实生活

多年前的电视剧为何还在播

“感觉最近一段时期,电视里放的电视剧,好多都是咱们老百姓身边的事情,或者是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不再是虚构的东西了。”已经退休在家的北京市民杨先生,每天上午都会看北京卫视播出的电视剧《情满四合院》。虽然是重播,但他也看得津津有味。“过去,我也住过大杂院,这就是大杂院邻里生活的真实写照。”

以5月27日当天各地卫视播出的电视剧为例,不少卫视首播的电视剧,出品时间则是在去年或前年,北京卫视播出的《我们都要好好的》
出品时间为2017年,但直到今年5月6日才首播,广东卫视播出的《推手》,同样是出品于2017年,但直到今年3月26日才在浙江卫视和江苏卫视首播。

美洲杯下注 1《我的前半生》剧照

孙女士以前一直觉得自己刚刚退休的父母有些“老古板”,总是翻来覆去地在电视上看某几部电视剧,而直到她自己在家休息,才发现如此观剧是无可奈何之举。

据IVST视频全网传播监测平台的数据显示,今年9月份的电视剧市场,较之往年出现了较大变化,原创剧本占据首次上星电视剧总部数的四分之三,网络播放量占据三分之二,IP改编剧市场较上一年出现了较大幅度的萎缩。

同样以5月27日的节目单来看,许多卫视收视率较高的电视剧是重播剧,并且首播时间较为久远。深圳卫视播出的《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出品时间也是2017年,首播时间距今已有8个月之久;天津卫视播出的《娘亲舅大》出品于2016年,首播时间为2017年;黑龙江卫视播出的《铁核桃》,出品于2014年,首播于2015年;山东卫视和吉林卫视甚至在重播《亮剑》。

IP资源从火热到不足

展开剩余76%

数据显示,在过去两年,由小说改编的IP电视剧,长期占据收视率排行榜的前列。在2015年CSM50城收视率排行榜中,前五名中有四名为IP改编剧,包括《芈月传》《锦绣缘华丽冒险》《伪装者》等。而在2016年的CSM52城收视率排行榜中,前四名均为IP改编剧,包括《亲爱的翻译官》《麻雀》《解密》和《锦绣未央》。

而如果以一家电视台为样本分析,河北卫视在5月27日播出的电视剧中,晚间剧场播出的《正阳门下》,首播于2013年;黄金时段民生剧场播出的是《父母爱情》,出品于2012年,首播于2014年;午间情感剧场播出的《飞哥大英雄》,首播于2013年;上午经典剧场播出的《战魂》,出品于2013年,首播于2014年;凌晨时分的午夜剧场播出的是《潜伏在黎明之前》,首播于2016年。也就是说,全天播出的四部电视剧中,只有一部首播于2016年之后,没有一部是新片。而这最新的一部《潜伏在黎明之前》,播出时间还是零点至早上5点,这样的时间段有多少观众可想而知。

而到了今年,IP剧独霸荧屏的现象发生了较大变化,截至10月8日,收视率排名前五位的电视剧中,仅有一部是IP剧《我的前半生》,而《楚乔传》和《欢乐颂二》分列六七位,未能进入前五。

与电视台“新剧不新”相对应的是,统计数据显示,我国电视剧产量常年处于高位,从2003年的10381集一直上升到2012年的506部17703集的峰值,到2017年回落至313部13475集。一方面是“新剧不新”,另一方面则是“大量产出”,既然有大量产出的新剧,为何电视台还在播“压仓货”呢?

美洲杯下注 2《楚乔传》剧照

从“4+X”到“一剧两星”

作为以游戏、动漫及网络小说为题材改编而成的电视剧,IP剧这一模式,自走红之后就受到争议。在近两年,影视制作公司和投资者热衷于购买大量IP,有的编剧就表示,IP模式背后以流量为导向的投资思维和相应的粉丝文化,对电视剧质量有所影响。

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孙佳山看来,“新剧不新”和“大量产出”并不矛盾,后者也是导致前者的原因之一。电视剧产量供过于求,超过了电视台的播放能力,自然导致电视剧挤压。尽管当下有互联网播出平台,播出时间不像电视台一样有所局限,但观众的观看时间依然是有限的。

对此,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孙佳山对《工人日报》记者表示,IP模式、粉丝文化、流量思维本身没有“原罪”,它们只是文化娱乐工业在发展过程中所出现的正常商业模式和文化现象,在欧美、日韩等影视产业发达的地区已出现多年,并依然有着很强的现实影响力。

在电视剧产量依旧较高的情况下,随着互联网影响,电视行业整体处于下行态势,国内电视人均收视时长自2012年上半年的169分钟下降至2017上半年的144分钟;到达率则从2012上半年的68.4%下降至2017年上半年的57.1%,首次低于60%。

事实上,IP剧的产生,也有其现实土壤。在孙佳山看来,网络文化虽然参差不齐,但也投射着当下社会的核心文化症候,关注、捕获互联网上最流行的文艺作品、文艺现象,可以及时地窥探、把握社会文化心理的趋势和流向,这也是以网络文学为代表的网络文化,能够在短短的十余年内从相对小众的互联网传播,迅速跨越到以电视为代表的传统媒介,并被大众所接受。由网络小说改编而成的IP剧走红,正是因为如此。

美洲杯下注,孙佳山告诉《工人日报》记者,世纪之交,各家电视台在上星时投入了大量成本,所以电视台格外重视与广告收入关联巨大的收视率。为了保障更多剧集播出,平衡发展并不均衡的各地电视台,2004年“4+X”政策实施,四家省级卫视和X家地面台可以集资购买同一部电视剧,并且同时首轮播出。在那个时期,许多在今天依然被视为经典的电视剧,就是通过“4+X”形式一下子走向全国的。“4+X”令电视剧制作方和播出方都很快回本,也促使了电视剧发展,但是,电视剧数量也增加到了“天花板”,超过了播放能力,最终使得“库存剧”现象出现。

但是,红火了两年之后,IP改编剧面临IP资源枯竭的问题,一方面,优质IP已经被抢购一空,适宜改拍电视剧、粉丝数量众多的原创小说资源不足,另一方面,市场上出现了“囤货”现象,有的影视公司买下IP后,并未及时开发,结果市场发生变化,使得许多IP不得不“胎死腹中”。

从这个角度来说,2015年开始实施的“一剧两星”政策,即“同一部电视剧每晚黄金时段联播的综合频道不得超过两家,同一部电视剧在卫视综合频道每晚黄金时段播出不得超过两集”,无疑有助于电视剧行业减量提质,促进电视台之间良性竞争。而电视台也意识到,在互联网时代,最能保证收视率的是首播独播,但是,首播独播的成本也是巨大的。

热播剧折射社会文化心理

目前,由于演员片酬较高,加之IP购置成本,推高了电视剧制作成本,在2018年,有多部电视剧制作成本达到甚至超过5亿元,但并非每一部“大制作”都顺利回本。

“看IP剧,其实能从中学到很多现实的东西。”在北京一家文化创意公司工作的苏女士说。在她看来,表面上是虚构世界的IP剧,其实反映的也是现实世界,这正是她会在下班后上网刷剧的原因。“就像《楚乔传》里的主人公,一点点在逆境中崛起。”架空的世界、古代的服装,不过是折射现实职场的虚拟外壳而已。而在微信公众号里,也出现了各种各样“从楚乔看职场”的鸡汤式文章。

来源于生活更能赢得观众

在中国艺术研究院学者张慧瑜看来,电视剧作为一种影响广泛的大众文化,是负载社会文化价值观的重要媒介,一部或一类热播剧,往往与同时期的社会文化心理密切相关。

有业内人士表示,电视剧成本推高,一方面导致资金实力有限的电视台难以获得优质首播独播剧作资源,特别是能带来高收视率预期的剧作,只能重播旧剧,另一方面,电视台采购成本提升,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剧集增长。“花了上亿元买来的首播权,一天黄金时段最多只能播两集,自然希望能播出得久一点。”但是,当故事情节人为拉长后,是否存在剧情和内容“注水”也就受到疑问了。与此同时,演员片酬、IP购置占用成本过多,也压缩了制作方在剧本、服装道具等方面的投入,部分电视剧出现剧情和道具设置“套路化”在所难免。

也就是说,不论是承载了IP的“外壳”,还是原原本本的原创剧,观众看的都是剧作背后所折射的现实生活。当有限的IP资源无法填补巨大的电视剧市场后,直接描写现实生活的电视剧就会补上位,加之IP购买成本上涨,更令投资者开始转而寻找原创剧本。今年9月,首次上星的14部当代都市题材剧集,当月新增网络播放量达到了164.8亿次,占当月电视剧网络新增播放量的49%,这些都市题材电视剧,大多描写的是当下的都市现实生活。

电视剧加长化已经成为今年电视剧的重要特点,一部剧作动辄六七十集。以5月27日各大卫视正在上映的电视剧为例,《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70集,湖南卫视播出的《筑梦情缘》60集,《封神演义》65集,湖南卫视播出的两部电视剧,还是当天地方收视率排行中排名前三的电视剧。江苏卫视播出的《我要和你在一起》65集。后三者均为今年首播。相比之下,1990年出品的《封神榜》,总共只有36集,刚刚结束播出的美剧《权力的游戏》,总集数为73集。

当然,尽管剧集总量下降,电视收视率排名不及以往,但优质IP题材电视剧,依然获得较多的市场支持,特别是在网络播放方面。今年9月,以部均网络播放量来看,IP改编剧集为17.6亿,原创剧集为13.5亿。其中也不乏在收视率上表现不俗的IP剧,例如东方卫视于今年7月首播的讲述全职太太离婚后故事的电视剧《我的前半生》,收视率突破1.8%,有业内人士表示,当下电视剧观众的审美品位,已经在之前的IP大战后发生了一定变化,观众更喜爱看优质内容、现实内容,“这其实也说明另外一个问题,有的IP炒了很久,为什么不火,其实是这个IP的设定,离受众生活远了。”

“希望看到的电视剧,不是胡编乱造,而是和我们的生活有关系,描写我们普通人的故事。”有观众如是建议。对此,孙佳山表示,现实主义题材的电视剧,应当是未来观众喜闻乐见的电视剧类型,比如央视八套最近播出的《破冰行动》,讲述的是缉毒警察的故事,在5月27日当天以1.424%的收视率位居榜首。除此之外,湖北卫视播出的《我们的生活充满阳光》,是国内首部保安题材电视剧,商场里小保安的故事在令观众捧腹之余,也能感受到人生励志与人间冷暖。

不过,9月的收视率和网络点击数据也显示了另外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有的收视率较高电视剧,网络点击排名却不靠前,与之相对应的是,有的网上叫座的电视剧,在电视台放映时却反响一般。

而在播出手段上,
时下电视剧与网络平台合作也愈发紧密。以《破冰行动》为例,由央视与爱奇艺联合出品,在播出时间上,爱奇艺于5月7日上线,而央视首播时间则是5月10日,截至5月29日18时,点赞总数87.19万个,位列爱奇艺电视剧热度榜第一名。《封神演义》则同时在芒果TV、爱奇艺、腾讯、优酷、搜狐、PP视频等多个平台播出,截至5月29日18时,其在腾讯平台播放量为44.2亿次。

年轻人现实生活需关注

和父母住在一起的90后刘先生,已经不愿意和自己的60后父母一起看电视了。“他们看的电视总是那个套路,故事开始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家有几个孩子,经历了知青时代、当工厂工人或当兵、然后参加高考,不同孩子有不同故事,最后一家人经历波折之后还是团圆在一起。服装从过去的黑白变成如今的彩色。”
刘先生感觉这样的故事索然无味,常常自己躲在卧室里看网剧,但父母依然看得津津有味,因为那就是他们那代人经历的现实故事。“我希望电视剧能够讲讲我们这代人的经历,以及我们面临的现实问题,那样不仅能有共鸣感,我们也能从电视剧中获得启示。”

在去年上海电视节的电视剧尖峰论坛“青春早茶”上,论坛方透露的一项针对90后年轻人的调查显示,年轻观众认为看剧最重要的是故事情节。与此同时,与上一代人“沙发+电视”的观剧方式不同,这一代年轻人,越来越喜欢“床+手机”的追剧方式,这对电视剧的制作和传播形式都提出了新的要求。

“对于我们年轻人来说,能和我们现实生活产生共鸣的,就是好的故事情节。”刘先生说。
目前,越来越多的电视剧,开始将目光转向都市现实生活,例如10月30日在北京卫视、东方卫视首播的《急诊科医生》,讲述了急诊科里的种种故事;10月9日在东方卫视、浙江卫视首播的《国民大生活》,描写了北京小伙子与上海女孩的爱情故事。

而年轻人更加需要的,则是能够激励他们奋发向上的现实题材电视剧。10月16日在湖南卫视首播的《特勤精英》,就展示了年轻人如何在消防队里寻找自己的“英雄梦”。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视剧司规划处处长朱正文就表示,《特勤精英》通过对年轻消防官兵形象的塑造,尝试表现当代中国青年人的精神世界,表现他们的理想、本领和担当。

相关文章